服务号公众号
手机访问
信息查询
养殖商务网> 致富经> 正文
众叛亲离 只为120元一斤的羊
发布时间:2018-02-03 15:56:450

央视网消息:为了养殖村里没人敢养的羊,他落到众叛亲离的地步!一周赔光130万,他却偏要接着干! 独居深山11年,他的坚守背后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孤苦和心酸?看海南省万宁市的翁贤明,养羊比别人多赚钱的财富秘密。
 
在海南省万宁市,有个叫翁贤明的人。12年前,这个80后的小伙子做了一个决定,养殖村里人没人敢养的羊。为了养好这种羊,他独自一人跑进了深山,一住就是11年。就是这个决定,让他受尽讥讽、饱尝孤独,甚至陷入妻离子散、父母还要跟他断绝关系的窘境。而也是这个决定,让他年入700万元,成为当地的致富带头人。


海南省万宁市北大镇东岭农场 2017年12月26日


每天下午三点,翁贤明都会放羊上山。可今天,他刚把羊群赶到山上,就接到了员工的电话,养殖场里出事了!


记者跟翁贤明一起匆忙赶到养殖场,看到了这样一幕。


这个不足20平米的露天羊舍,是两头种羊交配的地方。小两口正你侬我侬,却有另一头种公羊冲进羊舍,要横刀夺爱。


记者:它们俩打起来会怎么样?


翁贤明:肯定要把一只羊打死才行的,不打死是绝对不会罢休的。


记者:万一有一头认输了呢?


翁贤明:不会认输的,一直打,一直打到死。


记者:这一头种公羊能值多少钱?


翁贤明:一万多块钱。非常凶猛的,你看!


记者:必须要争夺交配权是吧?


翁贤明:它不会轻易让别的种公羊配种的。


记者:我们能不能给它劝开?


翁贤明:现在我们出去,现在比较危险。人去拦它的话,会把人的肠子都顶穿的。


虽然很危险,但眼看一头种公羊受伤严重,翁贤明找准机会,带着员工还是把打斗的种公羊给分开了。


东山羊性子倔,打起架来不分出个你死我活绝不罢休。而翁贤明似乎比东山羊还倔,为了养羊,他独居深山十多年,受尽讥讽、饱尝孤独,甚至陷入妻离子散、父母要跟他断绝关系的窘境,也没动摇他的决心。那么,他为何这么痴迷养羊,又如何靠着养殖东山羊年入700多万元,成为当地致富带头人的呢?


翁贤明,海南省万宁市后安镇人。2002年5月,退伍后的翁贤明被分配到万宁市一家信用社工作。这份工作,让农村娃翁贤明成了父老乡亲们的骄傲。可不到三个月,翁贤明却辞职不干了,他要回农村种地。


翁贤明:农业这一块我感觉它的发展空间比较大,特别加上我们海南有气候优势,我感觉在海南选择做农业是比较靠谱的事情。


2002年秋天,翁贤明在老家村子里流转了100亩地,种起了苦瓜,三年净赚130多万元!2005年6月的一天,翁贤明来到邻村一个东山羊养殖户家里,准备买羊粪给苦瓜施肥。而养殖户无意中的一番话,让翁贤明眼前一亮。


翁贤明:他说了东山羊肉多少钱一斤。


记者:多少钱?


翁贤明:70(元)。


记者:普通羊呢?


翁贤明:普通羊30多(一斤)。


记者:你一听到这个价格的时候什么反应?


翁贤明:我心里面很兴奋的,坐不住啦,我就想这个钱我是赚定了。我要养(东山)羊。


翁贤明进一步了解到,养殖东山羊利润高,市场需求也很大,这让他很兴奋!很快,他把100亩苦瓜田转让给了别人,投入130多万元,买了480多头东山羊,开始养殖。可翁贤明万万没想到,就是这个举动,竟让他落到众叛亲离的地步!


翁贤明的表哥 陈华平:当时我们是极力反对,没有一个朋友支持他养这个羊。不理他了。搞到老爸老妈准备不认他这个儿子了。


记者:咱们这个村里之前从没有人养过东山羊?


翁贤明的表哥 陈华平:没有,没有,从来没有。


翁贤明的父亲 翁王琼:不跟他讲话了。


记者:有多长时间没跟他讲过话?


翁贤明的父亲 翁王琼:有两三年。


记者:两三年没跟您儿子说过一句话?


翁贤明的父亲 翁王琼:没有,没有。


记者:不就是养个羊吗?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呢?


翁贤明的父亲 翁王琼:这里不能养羊的!你坚持要养,不是有多少亏多少。是吧?我不想看到他。


翁贤明的三伯 翁良天:当时我就跟他拍桌子了,我说翁贤明。你在这个地方养羊,就是给整个家族丢脸。


东山羊是万宁市特产,以羊肉优质闻名。可在翁贤明的老家村子里,不仅从没有人养过羊,村民们甚至谈羊色变。翁贤明养羊的事,让全村炸了锅,家人更是百般阻挠。


翁贤明的三伯 翁良天:看见他建的羊圈,我就用脚把砖头全部推倒了。


翁贤明:我养羊难道是犯罪吗?他一边骂我就一边想,我就是要盖(羊舍),羊我一定要养的。


翁贤明的三伯 翁良天:气死了,真的气死了。白天他不干,晚上他偷着干。所以你就阻止不了他。


翁贤明:他睡觉我干活,他白天出来看我就不干。第二天他过来,水泥也干了,他没办法。


翁贤明老家村子为什么不能养羊呢?原来,东山羊生性怕水,而翁贤明的老家在海边,经常刮台风下暴雨,根本不适合东山羊生存。这是全村人的共识,从没有人养过羊。可翁贤明看准了东山羊的养殖商机,他要做村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不到四个月,他就把占地1200平米的羊舍建成了。


翁贤明:当时就是这样盖的,这是羊的床。


记者:好,进来看一眼。哎呦。


翁贤明:会不会太高了。撞着了。忘了提醒你。


翁贤明的羊舍构造独特,门很矮,可地基却很高。


记者:为什么建这么高?


翁贤明:盖高一点的话就不容易泡水。


记者:这个坡最高有多高,几米?


翁贤明:2米3,光柱子就有2米,有30公分的横梁。


因为地基高,就是下暴雨羊舍也不容易积水。不过,经常被雨淋的青草会发霉,羊吃了这些草,容易导致营养不良。母羊生的小羊普遍缺钙,站都站不起来。而翁贤明只用了一招,就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
翁贤明:这是给羊吃的。


记者:你开玩笑吧,这是面粉吗?


翁贤明:不是面粉,撒在草料上拌草,就直接这样撒。


记者:羊吃了这个有什么作用?


翁贤明:它就是给羊补钙的。


记者:还用拌一拌吗?


翁贤明:不用,它们自己会吃。


这种白色粉末到底是什么?翁贤明告诉记者,这种神奇的宝贝就是从海里捡来的这些贝壳磨碎的。


翁贤明:羊吃了也不会脚发软,几个月以后(母羊)生出来的小羊没有站不起来的。


翁贤明琢磨出了很多养羊妙招,羊长得膘肥体壮。2006年10月,翁贤明准备卖出一批商品羊。就在这时,意外却发生了!一场台风,把羊舍的顶棚全部刮倒了。


翁贤明:那一场台风让我死了一百多只羊。顶棚刮跑了,我就把所有的羊集中到一起,羊比较密集。关了大概几天,引发了传染病,400多只羊就在这个地方死完了。


记者:死完了?


翁贤明:对,死完了。


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,对翁贤明来说简直是灭顶之灾。短短一周时间,480多头羊全部死光,赔了130多万元,全家人连吃饭都成了问题。妻子气得提出了离婚!


翁贤明:她当时就跟我讲,你要坚持去养羊,我们就离婚。当时我听这句话的时候,我感觉她可能是在气头上说的话。我也不太在意,还是坚持去养我的羊。作为一个男人,不管对小家对大家,要有一份责任。他们真正需要什么的时候,你能给吗?


尽管赔光了全部家当,翁贤明却不甘心。既然老家不适合养羊,那就到适合的地方去养。多次考察之后,翁贤明选中了一块地方。


翁贤明:我在这个地方不能养,我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养。这不冲突。地是死的,人是活的对不对。


海南省万宁市北大镇东岭农场 2017年12月28日


这天中午,记者跟着翁贤明进了山。当年,在老家养殖失败后,翁贤明贷款300万元,买了500多头东山羊,一个人住进深山里,继续养,这一住就是11年。这片大山里藏着他不为人知的孤苦,也藏着他养殖成功的秘密。


翁贤明:这边离最近的村庄都要22公里。


记者:自己一个人在这儿您不觉得苦吗?


翁贤明:我不觉得苦。因为我每天面对这些羊,每天看到它们都有不同的感觉。


走了2个多小时山路,我们来到了翁贤明在山里的家。


记者:我看您的窗户都没玻璃的。


翁贤明:对呀。这里没有玻璃是这样的。我们后面有个羊舍,晚上母羊生小羊的时候有叫声,容易听得到。尽量两边的窗我都不要玻璃。


记者:那您晚上睡觉多冷啊?


翁贤明:冷的话我尽量多盖一点棉被。你关上窗户,羊生小羊的叫声你听不到,小羊容易夹住脚。辛辛苦苦养了半年,才生下来一只小羊,就因为你没有及时把它挪到产房去,小羊就把脚夹断了,多划不来,所以我尽量不用玻璃。


山里没有电,就连打个电话都要跑到山顶才有信号。每当夜幕降临,孤独感异常强烈。曾经有半年多的时间,翁贤明没出过一次山。见不到人,没人交流,每天听得最多的声音,只有羊叫和风声。山里生活条件恶劣,却草木繁盛,是东山羊生长的绝佳场所。独居深山11年,支撑翁贤明坚持下去的最大动力,就是把羊养好。


翁贤明:我受别人受不了的苦,我就要养比别人好的羊。


到2010年,在翁贤明的精心呵护下,他养东山羊的成活率达95%以上,存栏量超过2700头,年销售额突破400万元!翁贤明兴奋极了,终于赚钱了!他终于有能力给家人提供好的生活条件,家人想必也能理解他了吧。


翁贤明的表哥 陈华平:看到他的时候一下子都懵了。干嘛好好一个人变成这样子。回去连他的小孩都不认识他了,都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。孩子问他的爷爷,这个叔叔是哪边来的。看到儿子不认识他,他跑到一边哭了。真的好凄凉。我现在说起来都想流泪。


翁贤明2006年冬天离开家进山养羊的时候,儿子才刚满2岁。为了把羊养好,翁贤明憋着一股劲儿,整整三年半没有回过家。妻子最终离他而去,年幼的儿子一直由翁贤明的父母照顾。


翁贤明:想到小孩我心里就有点难受。有时候在想,如果孩子发高烧了怎么办?白天谁来管他。


至今,提起对儿子的亏欠,翁贤明—这个军人出身的硬汉也哽咽了。


翁贤明的儿子 翁选昌:养羊为什么比养我还要重要?


记者:这个问题你有问过他吗?


翁贤明的儿子 翁选昌:我问过。


记者:他怎么说?


翁贤明的儿子 翁选昌:他没有回答我,而是沉默了好久。


儿子这一问,问得翁贤明彻夜难眠。扪心自问,自己给儿子的关心和照顾还没有给一头小羊的多。翁贤明羞愧难当,他拨通了儿子的电话。


翁贤明:我打电话他有时候(哽咽)


记者:有时候怎么了


翁贤明:他不接。


记者:你那时候经常给儿子打电话是吧?


翁贤明:对。


记者:他有多久没接过你的电话?


翁贤明的儿子 翁选昌:5年。


记者:5年?打电话都不接?


翁贤明的儿子 翁选昌:对。我都没有接过。


翁贤明:每次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,我就到大山里面赶羊,尽量不要去往这方面想。(哽咽)


儿子的任性有着自己的理由。


翁贤明的儿子 翁选昌:他一年都没有回来过三次。我记得他一年最多的时候回来两次。


身为父亲的翁贤明又何尝没有他的无奈呢?


翁贤明:从住这里面过年就没回家,一直到现在过年我都不能回家。我是不能回家,不是不想回家。我要看着羊。我回家里谁来帮我看羊?人过年羊没有过年的,它每天正常要吃草的。大年初一也要吃草的。


2014年秋天,翁贤明回了一趟老家。他要到镇上的畜牧站给羊买防疫药,更想回家看看儿子。可还没等他走到村口,就被当地派出所的民警给抓了!


海南省万宁市交警大队协警 李深文:当时我们接到一个举报电话,在后安镇坡仔村有一间羊舍,有一个人在里面吸毒。我立马就和一位同事出警,到的时候看到有一个人黑黑的、瘦瘦的,手里拿着一个针孔,在路上走。我们以为就是他了。当时这种情况我们一下车,看到他手里拿着针管,一直走在路上。当时他有点慌张,就像要跑的样子。然后我们就追上去了。


翁贤明:我说我不是吸毒的,他们还是不相信。不相信肯定要把我带回派出所。我就想你真把我带回派出所了,晚上回去我的羊谁来管,我还有羊需要我给它们打针,一着急我就想跑。


记者:那你跑了吗?


翁贤明:跑了。


记者:跑脱了吗?


翁贤明:没跑脱,被他们追上了。


海南省万宁市交警大队协警 李深文:他说他并没有吸毒。我说你没吸毒你手里拿着针管跑什么?然后就把他带回所里了。带回去才发现是乌龙事件啦。


从派出所出来,天已经快黑了,又下起了大暴雨。翁贤明牵挂着自己的羊,把摩托车骑得飞快,一不小心摔到了山坡底下,伤得很重。儿子得知消息后,匆忙赶到他的身边,还给他熬了中药。


翁贤明的儿子 翁选昌:就是感觉他挺辛苦的。心里有点儿。


记者:有点酸?


翁贤明的儿子 翁选昌:对。


记者:儿子那时候能给你送药是你之前能想到的吗?


翁贤明:真没想到。出乎意料他会给我送这些东西,而且还是下着雨赶过来的。他真的懂事了,我再苦都值得。真的是值得。


儿子的理解,让翁贤明心头一暖,身体也很快康复。可东山羊就没这么幸运了,淋了雨以后,出现了拉肚子、消化不良、不吃食的情况,死了100多头。如果不能及时治理,后果不堪设想。当时,翁贤明就靠着山中的一宝,解决了这个大麻烦!


记者:什么宝?


翁贤明:对我来说它是一种宝。这个宝就是在我养羊这一块,解决我一个大麻烦的事。


记者:是啥?你搞得这么神秘。


翁贤明:到了我再跟你说。这里就有啊!在这里,你上来看一下,看你能不能找得到。来来来,拉你一把。


记者:哪儿呢?


翁贤明:这就是我跟你说我们要找的宝,它就是中午你喝的那个茶,叫鹧鸪茶。


东山羊吃了鹧鸪茶以后,拉肚子、胀气的情况彻底好转,再也没有羊因为消化不良而死掉。


海南省万宁市畜牧局高级畜牧师 陈亚宁:这个茶有清热解毒的作用,所以羊吃了鹧鸪茶,也会有清热解毒、健胃养脾的作用。


东山羊吃了鹧鸪茶,肉质也比以前好很多。罗勇胜是当地最大的东山羊经销商。2015年,翁贤明通过朋友介绍,找到了他,提出让对方以比市场价高出40元一斤的价格收购自己养的羊。在翁贤明看来,自己养的是优质羊,理应卖个好价钱。而罗勇胜却认为,这简直是个大笑话!


海南省万宁市东山羊经销商 罗勇胜:我的羊肉卖80块钱一斤,他说他的羊肉要卖到120块钱一斤。很生气,我不理他,我说你的价格太高了。你看我是那么傻的?他说我的价格就这样。


翁贤明:每个星期我都找过他,经常约他喝咖啡的。他可能是拖延我的时间,想把我的价格压下来,但我也坚持着我的价格不会掉价。


海南省万宁市东山羊经销商 罗勇胜:他一天到晚老是找你,三番四次找你。他说罗哥我带你去看我养的羊怎样?他叫了几次,我想看就看吧。


两个人僵持了大半年,谁都不让步,合作也没达成。而让罗勇胜没想到的是,原本一块钱价格都不愿意降的翁贤明,却主动提出,要免费送给他50头羊!


翁贤明:话说得再漂亮都没用,来个实实在在的。我免费的给你送羊,你先把这些羊肉卖了,你看你的生意是不是火?如果很火爆,我们继续谈合作。


海南省万宁市东山羊经销商 罗勇胜:杀出来的肉跟其他的羊肉不一样,不像人家喂饲料的那种肉肥肥的,它这个吃青草的羊肉比较结实。羊一杀好拉到市场里面,这个我要后腿,那个我要前腿,很快就卖完了。


50头羊很快就卖完了,罗勇胜主动找到翁贤明,愿意高价收购他养的羊,两人建立了长期合作。


销售市场打开后,翁贤明又找到一些生意火爆的羊肉餐馆,合作研发了很多东山羊特色美食。


翁贤明还利用当地少数民族村的特色旅游资源,经常组织游客和村民举办篝火晚会。大家穿着少数民族服饰,围在一起唱歌、跳舞。玩得累了,翁贤明还给大家准备了烤全羊吃。活动吸引来了越来越多的游客,也让翁贤明的东山羊打出了品牌。


记者:今天玩得嗨不嗨?


游客 邓运友:嗨,特嗨。我今天一来,听他们说这边有民俗活动,我就跑出来了。你看我来的时候都没穿鞋,我穿拖鞋就跑来了。听他们说今天元旦之夜他们在这边搞民俗活动,又有吃的,又有东山羊。特香,吃一块就想两块。


翁贤明:我就想我的羊有这么好的质量,我为什么不做一个旅游乡村相结合的模式来发展我的东山羊,让更多的游客很接地气地了解到我的东山羊的品质好在哪里。


现在,翁贤明的东山羊存栏量超过3000头,年销售额突破700万元。他还带动了129户村民一起养东山羊致富。


独居深山的这11年,翁贤明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孤苦和艰险,我们无法感同身受。但是他始终以苦为乐,一根筋地去做、去坚持,才让他的每一个脚步走得坚定而踏实,走出了一条越来越宽广的创业路。
来源:央视网
声明:本文来源于互联网,除养殖商务网原创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养殖商务网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