服务号公众号
手机访问
信息查询
养殖商务网> 致富经> 正文
21个俯卧撑 让他留在高原年卖一个亿
发布时间:2018-06-11 17:15:140

央视网消息:他在江浙经商二十几年,身家上亿,八年前,不差钱的他却突然跑到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再次创业,家人和朋友都觉得他太疯狂。他用8年时间去布局,同样的牛,他能卖出当地2倍的价格,2017年销售额达到1.5亿元,带动当地牧民增收,看浙江的金锦伟在青藏高原与众不同的财富故事。
今天的主人公名叫金锦伟,是浙江人,也是一个大家眼中成功的商人。可8年前,他突然跑到距离家乡2000多公里的地方扎根下来,做起了牦牛生意,他用了8年时间,逐渐改变当地低效的传统养殖模式,把五六千元一头的牦牛最高卖出了18000元一头。而他去的地方,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,环境十分艰苦,记者采访的时候就遭遇了这样的恶劣天气。
记者:大雪封山了,回不了家了,打滑了这车。
这是记者在采访途中用手机拍下的一段画面,采访时已经是4月中旬,当地突降大雪,许多车被困在了半山腰,一直散养在山上的牦牛也被牧民紧急赶下山。在南方,4月已经春暖花开,可4月飞雪的天气在当地是再平常不过的。就在拍摄过程中,这场大雪也让我们的记者意外摔伤,腿部骨折。而让我们费尽这么多周折也要采访的,就是这个叫金锦伟的人。
金锦伟:这里有藏族同胞的牛,最起码有一百多头牛,我去看一下他的牛。
这些牦牛长期在野外放养,对人十分警惕,一直跟金锦伟保持距离。别看金锦伟抓牦牛不在行,可他在当地可以说创造了一个传奇。在市场上,当地的牦牛一般只能卖到5、6000元一头,但在金锦伟手里价格却能翻2-3倍,最高能卖到18000元一头,最少也能买到1万元一头, 2017年他销售久治牦牛1万多头,销售额超过 1.5亿元,他是怎么做到的呢?
久治县位于三江源生态保护区,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,在这些雪山下面,生活着高原特有的牦牛,在当地,拥有它们就等于拥有财富。
金锦伟:这个主要是看角,外形上看角,这个角,撑开之后往后扬,这是典型的久治牦牛。体型也特别漂亮,你看这个背也比较宽,毛色你看,也长,肚子的毛长,这是因为寒冷天气要保护牠的心脏。这个像马一样有鬃毛,鬃毛也比较长,对吧。这个也是久治牦牛比较特殊(的地方)。
久治的牦牛长得特殊,金锦伟还要挑出更特殊的,到底什么样的牦牛在金锦伟手里能卖到18000元一头呢。
金锦伟:体型主要是黑色,花牛不行,就要3-4岁这样的牦牛。
金锦伟今天是专门来挑3-4岁的牦牛,而认牦牛的年龄还有一个特殊的方法。可要想抓住一头牦牛很不容易,好在宗巴帮忙才终于捉住一头三岁的牦牛。
记者:怎么看出来是三岁。
宗巴(牧民):从牛角看的话是,一岁,两岁,三岁。
记者:看这个圈吗?
牦牛角上都有纹路,这些纹路就像树干的年轮一样,能看出牦牛的年龄。
金锦伟:一圈 两圈 三圈
3圈就表示3-4岁,就是这样一头牦牛,金锦伟能卖出当地市场上3倍的价格。
金锦伟:这头牛如果开发好,应该在一万八左右,咱们还保守一点,一万八左右。
像这样一头3-4岁青黑色的牦牛品质最好,能卖到一万八,而其它牦牛一头也能卖到一万元以上,这在金锦伟来之前,几乎从来没有过。金锦伟是浙江金华人,考取了水电一级建造师,干了20年水电工程,还包下了一个铜矿,身家上亿。可金锦伟却为了能把这里的牦牛卖出去,在高原藏区一待就是8年,最开始连家人和朋友都无法理解。
金扬程(儿子):疯了,我说,其实不缺这个钱,何必去搞这个玩意儿。
张希清(朋友):我当时也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在老家有事业,吃也不用愁,穿也不用愁,为什么要到这里来。
那这个原本对牦牛一窍不通的南方人是如何一年卖出10000多头久治牦牛,其中30%还卖到了18000元一头,实现年销售额1.5个亿,带动当地牧民增收的呢。
这里是久治县索唿日麻乡的牧区,2010年作为上海援青企业金锦伟到这里考察项目,结束前他去了一个牧户家里,而当时的情景让他很受触动。
金锦伟:一走进去什么都看完了,没东西,就是一个锅灶,用牛粪烧的锅灶,上面放了烧奶茶的壶,然后几个炕,显得我们来我们自己很有优越感,好像是我们很容易帮助他们那种感觉,当时我觉得,咱们这里可能也是有商机,既可以帮助他们又同时帮助自己,能不能寻找那种商机。
从牧民家里出来,县长就告诉金锦伟,如果能把当地的牦牛产业做起来,肯定能赚钱,还能帮牧民增收。
可在当时,虽然家家都养牦牛,但是大部分牦牛肉都是自家吃了,产生不了多少经济效益,而当地最爱的就是制作成传统的风干牦牛肉。
制作风干牦牛肉,先要把大块的生牦牛肉切成厚片,在案台摆放整齐,每片生肉的两面都撒上一层食盐,用手指抹匀,为了更入味,抹完后叠在一起放置十分钟,最后挂在屋檐下或通风的室内,晾晒一个月,就可以享用了。
2010年金锦伟到久治县时,当地的牦牛都是牧民自己宰杀,久治县还没有像样的牦牛加工企业,牦牛基本上只能在本地自产自销,这让金锦伟看到了把牦牛肉卖到内地的商机。
金锦伟:(在内地)大家对牦牛不认知,这个牦牛两个字都认不到,都叫耗牛。这么好的生态这么好的牛,按道理应该优质优价,卖的更高价格,但牠没有(卖)出来,因为人家不认知,你也送不出去。所以说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是有商机的。
可久治县海拔高,年平均气温只有0.1摄氏度,几乎没有南方人愿意留下来办厂。
陈林峰(员工):那时候没有国家电网,基本上三天两头停电,因为这里有个小电站,很小的一个小电站,自己供给自己县城的,那时候都是零下二十几度,三十度,最冷的时候,相当冷,本身没有电,取暖,那时候取暖也没有
海拔高,条件也差,要留下来,最大的问题是身体能不能吃得消,金锦伟思来想去,用一个危险动作测验了一下自己。
当时他就做起了俯卧撑,平时能做30几个,最后做了21个。
金锦伟:明显这个气就喘不上来,就好像是这个气就喘不上来,这个心里就很闷,其实是不能做的,我现在想起来。
能做21个俯卧撑,金锦伟觉得身体没问题,2011年,金锦伟投资一千万,建起了当地第一家牦牛屠宰加工厂。牦牛收来后根据不同的市场需求进行屠宰加工。3-4岁的牦牛是最嫩的,适合内地口味,就按部位精确分割成这样的产品,其中后腿上最嫩的部分定价为600元一斤,最便宜的也卖100多元一斤。而当地更喜欢有嚼劲的,其余的牦牛肉就按60元/斤批发给当地的经销商。
金锦伟:像这个是黄瓜条,一头牛里面就这两块,那么我们价格就600块一斤。
记者:这里有多少?
金锦伟:一公斤多一点。
记者:一头多重的牛就这么一点点?
金锦伟:一般一头牛一百公斤,肉是一百公斤。
记者:一百公斤的牦牛肉里面就这么一点点。
而高原的牦牛肉还有个主要的特征。
金锦伟:这个牦牛纤维比较粗,纹理就特别地明显。它是一条一条,这是跟其它(牛)有区别的。牦牛的脂肪是黄色的,一般分三种,有白色的、黄色的,有的是红色的,像黄色的、红色的,一般在高原这种牦牛身上具有,一般南方的牛一般都是白色为主。
而金锦伟正是利用牦牛肉的差异化逐渐打开了内地市场,把一头牦牛卖出了上万元的价格。
可内地吃惯了肉牛,牛肉价格一般才几十元一斤,上百元一斤的牦牛肉怎么打开市场呢,金锦伟想了两个办法。
这里是青海省的一个高原训练基地,运动员训练量大,通常需要更高品质的牛肉,而牦牛生活在高寒地区,能提供更多能量。
李玉峰(专家):一个(牦牛肉)来了以后,就是咱们的运动员的血红蛋白提高,然后是增强他的这个抗氧性和身体的耐力。
金锦伟正是抓住了这个差异化市场,通过竞标把久治牦牛肉卖到了上海、杭州、广州等内地的体育局和一些体育训练中心。
金锦伟的第二个办法就是专门参加行业内的高规格展会,介绍牦牛肉的营养和各种新颖的吃法,上百元一斤的牦牛肉常常在展会上订购一空。
由于久治牧区的生态好,牦牛品质高,金锦伟又通过细分市场逐渐打开了内地的销路。可到了2014年,让金锦伟头疼的,不是怎么把牦牛卖出去,而是没有足够的牦牛可以加工。
可光买牦牛回来补饲,仍然不能解决季节性收牛的问题,接下来金锦伟又想了一个办法。正是这个办法,让他一年多收了4000多头牦牛,2017年贵南养殖场和久治加工厂总共销售牦牛14000多头,总销售额达到1.8亿元。
然而记者在采访的时候多次碰到这样的情况。
记者:能说普通话吗?
牧民:我不会说普通话语,不要采访我。
牧民:听不懂
记者:普通话能听懂吗?
牧民:一个都不懂。
无论记者问什么,这位大叔都只能回答这一句,让记者很无奈。
当时,金锦伟找到牧民推广他的计划,可语言不通,金锦伟就无法跟牧民交流,交流不了,他的计划就实施不下去。
那么金锦伟到底想找牧民干什么呢?
金锦伟想的办法就是让牧民把牦牛放在养殖场托管。
托管就是把牧民放牧2-3岁的牦牛放到养殖场补饲,半年后每头牦牛都能增重150公斤左右,这时牧民支付半年托管费用,再按重量把牦牛卖给养殖场。
牦牛可以随时送来托管,卖给养殖场后,就能按需出栏了。
金锦伟:你想 3-4个月我们就出一批,对吧,把这个钱收回来,又出一批,又收回来出一批,一年有2.5次(出栏)
托管模式能让出栏量从一年一次增加到一年2.5次,牧民也能多卖钱,可明明是双赢的好事,却在当地推行不下去。
吉太才让(牧民):原来没有养牛场,不相信这里喂的时候膘长不长。
金锦伟:人家不相信你,他为什么要给你,万一把你的牛骗走了怎么办?这个他绝对不相信的,因为他把牛给你了另外你跑了怎么办?
当地祖祖辈辈都放牧,怎么才能让他们接受新的养牛模式呢,金锦伟找到当地的一个关键人物。
他叫仁钦加,是贵南县一家牦牛养殖合作社的理事长,合作社有200多户成员,在当地规模数一数二,最关键的是,他能流利地说普通话。当时金锦伟就带仁钦加来养殖场参观,请他帮忙在合作社推广托管模式。
仁钦加(合作社理事长):当时我自己有点想通,他们用养殖的这种方法更好一点,但是老百姓根本不相信,当时难度大得很。
2016年初,仁钦加说服合作社的牧民拉了60头牦牛来托管,到了5月,平均每头牦牛已经增重了120公斤,可金锦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让他傻了眼。
金锦伟:他就打电话来他说要把牛拉走,那我觉得很纳闷,为什么这样,你好不容易,他是能说普通话的,如果他拉走了表示我们这个养殖模式,一开始就乱了规矩了。这个我们一直都理解不了,为什么会这样。
说好托管半年,合作社的社员却中途反悔了,金锦伟赶紧找到仁钦加了解原因。
金锦伟:你看,一般藏牦牛大家也认为(是)黑珍珠,一般我们都是(认为)这种黑色的比较好一点。
当地的牦牛品种有好有坏,一般认为这种纯青黑色的最好。而当时,牧民第一次送来托管的牦牛就是因为品质不一,补饲了4个月后长膘的效果相差很大。
结果,那批牦牛有的增重了100多公斤,而有的只增重了6、70公斤。牧民不乐意了,牛要拉走,托管费也不愿意结算。可如果就这样让牧民把牦牛拉走,要想继续推广新的养殖模式就更难了。金锦伟跟仁钦加商量后,决定不但免去托管费,还按增重后的重量买下这批牦牛,做了笔亏本买卖。
金锦伟:最后我们还是吃亏一点,贴了14万块钱,他们也很满意,把这些牛就收下来了。因为我们也是为了长远考虑,因为既然来了我们也是想长期扎根在这里,他们不理解我们就要等待。
自己亏了14万,让牧民赚钱,这件事在当地传开后,不仅仁钦加的合作社在2017年又送来了100多头优质牦牛,当地其它合作社和牧户也自己找上门来要求托管。
牦牛托管给了合作社,牧民还可以外出上班挣工资,金锦伟的养殖场就有十几名这样的员工,因为托管了牦牛,增加了收入。
2017年金锦伟的贵南养殖场和久治加工厂总共销售牦牛14000多头,全年总销售额达到1.8亿元,年底给当地牧民分红175万。
刘书杰(专家):国家对牦牛产业发展应该是高度重视,正在组织相关专家积极地编制牦牛的扶贫标准。
采访最后,金锦伟说想试试再做一次当年那个危险动作。
金锦伟:六个,七,八个。没有当年好了,没有当年好,当年做21个没问题,也只能做10个了。咱们还要继续为这片土地服务,咱们热爱这片土地。
采访的时候记者一直好奇,金锦伟为什么要选择去那么苦寒的环境再次创业,金锦伟说人一辈子不能停止奋斗,而选择干一件事情,就是要干别人想不到的事,干别人不敢干的事,干长期积累才能成功的事,经过8年的积累和布局,如今金锦伟已经成为全国数一数二的牦牛养殖、加工、销售大户,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目标。
来源:央视网
声明:本文来源于互联网,除养殖商务网原创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养殖商务网观点。